rh5b eko2 mey2 q4w6 cg6a 5xh7 5q06 vw3v b5vj pl9f
购车服务:
车型社区地区社区主题社区全部问答经销商
  • 社区
  • 问答
  • 平行之家
  • 二手车
  • 当前位置:买车网首页>话题频道>说车>“思辨”国有车企变革的N+1时代:五大专家把脉国有车企改革
    “思辨”国有车企变革的N+1时代:五大专家把脉国有车企改革
    视频地址:

    “思辨”国有车企变革的N+1时代:五大专家把脉国有车企改革

    2018-09-26 10:01
    来源:车友头条
    作者:车友头条
    标签:鄙陋 nx33 9900y8cc永利娱乐场

    [车友头条-原创]  8月13日,由寰球汽车主办的主题为“多元、纵深、目标‘思辩’国有车企变革的N+1时代”论坛在京召开。本届论坛邀请到中国研究国企改革最权威的5位专家学者,首次围绕汽车行业解析国有车企改革的渊源与联系,向外界传递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真正初衷以及国有改革的“N+1”方式是什么。从而解决战略投资者无法长期持有国有股权与接受混改即是企业经营溃败的担忧;同时解读“混改”是否是国有汽车企业改革的唯一方式,探讨国有汽车改革该如何“因地制宜”,梳理适用于当下汽车企业改革的方式方向。

    吴迎秋600.jpg

    本次论坛上,寰球汽车集团董事长兼CEO吴迎秋从上汽集团、广汽集团长安汽车、北汽新能源以及奇瑞等企业出发,来说明国有车企改革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并且趟出了一条道路——混合所有制改革,但这并不是车企改革的全部。同时,吴迎秋指出,只要企业的最终目的是要以市场为最终导向,以市场的需求为需求,国有车企的改革一定是多元的,一定是各种方式,国有车企改革的核心是推动生产和发展。

    侯云春600.jpg

    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研究员侯云春指出,国有车企改革比过任何时候形势都更加严峻。国有车企改革比任何其他行业也更加紧迫,并且从三方面说明国有车企改革的紧迫性:第一,这是中国经济发展阶段提出的新要求;第二新一轮技术革命提供的新的支撑为国有车企的变革提供了新的活力;第三个是经济全球化的新趋势提出的新挑战。侯云春认为全球车企大调整、大分化、大重组、大变革的时代已经到来,中国国有车企应在这场变革中取得主动,找出新的出路,而国有车企改革的方向就是最大限度实现市场化。

    樊纲600.jpg

    论坛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指出随着中国汽车行业股比开放以及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这两大因素促使改革更加紧迫。樊纲认为,国企改革现在尖端的问题最难的问题是要把国有车企混改的方向搞清楚。混改的方向是为了加入更多的势力,应加强而不是削弱非国有因素所起的作用;第二应该加强国有车企改革中要增加民营因素的承担风险能力。在具体的执行方面,应值得好好研究AB股的形式或者是优先股的形式;最后应利用新技术发展的机遇来改变产业产权的格局和企业产业的格局。

    李锦600.jpg

    论坛上,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指出,国有车企面临存亡之忧,国有车企六年时间就被民营车企迎头赶上。目前,国有车企改革遇到焦点不准,比如现在国有车企都是政府主体,企业为执行主体,政府不改企业难改。混改只是车企手段,并不是目的。其次国有车企改革面临洗牌,应多方面紧抓,如从国企改革、体制改革、机构改革等方面入手。总体来说,国有车企改革已经进入到了2.0时代,要以改为主,不是混为主的阶段。

    姚景源600.jpg

    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姚景源从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之初到进入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取得飞速发展。这一切都归功于国有车企的不断发展改革,如今国有车企发展进入到了新的阶段,有出现新的问题,这要求国有车企不断将改革推动下去。中国的汽车工业正在面临着一个新的历史机遇时期,处理好了,中国的汽车工业能够使整个经济由高速度转向高质量增长阶段。

    沙龙600.jpg

    从左至右:寰球汽车集团董事长兼CEO吴迎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研究员侯云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姚景源

    吴迎秋:当前国有汽车行业国有汽车企业目前改革最大的难点到底是什么?

    侯云春:现在国有车企改革最大的难点就是不能够按照市场发展的需要,自动的在市场上改革。在市场经济比较成熟的国家最大的好处就是一个企业不等到资不抵债的时候变成僵尸企业才处理。市场上优胜劣汰兼并重组随时随地都在进行,一旦企业失去竞争优势,就会被别的企业兼并。或者企业局部板块认为别人做的更好,就有可能把企业的局部板块转让出去。去给社会创造更大的财富,更多的财富,更好的服务,也更多的积累资源。中国缺少这样的机制,有了这样的机制国有企业国有车企才能够如鱼得水在市场上按照市场的要求选择自己最佳的发展路径。

    樊纲:国企现在是政府在把控,国企的领导也是国家的官员,都是由政府来任命调动。一个官办公司没有办法按照市场来配比资源,有很多事情做起来很难,动不动就会被扣资产流失的帽子。所以这种非市场因素的干扰困难更严重,这就是目前面临的最大的问题难题。

    李锦:看这个改革有三个难点,一个是外部的一个是内部的,现在来看怎么重组,现在改革恰恰就是重组,重组老百姓获益,但是还是在改革后面为主。目前混合所有制忽然一下子上来了,有很多政策该管但也不明确。下面该服务的东西并不到位。现在国企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改革,最好就是充分走向市场,这也是一个矛盾。另外一个矛盾就是外企非常强,但是上面管不让外企过于干涉,就是内部外部的关系,再就是上面和企业的核心问题还是市场化。

    姚景源:这个问题的确是很难,现在要解决国企现代企业制度问题,国企行政化色彩越来越浓。比如说你是什么级,我们应该讲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就是把企业家做成一种神圣的职业。如果心里总想升行政级别,还总想企业干到政府去,这样企业不能干好,所以要解决企业行政化问题。

    吴迎秋:用混改作为国企改革的一个突破口,这个突破口背后含着什么意义,这个突破口是什么?

    侯云春:国有企业改革的难点不是国有企业改革而是改革国有企业,之所以选择混改作为突破口就是改变国有企业原来一种机制,混改了之后就完全按照原来模式,但是现在有问题。

    因为我们现在对国有企业进行管理有一些是逆调节,比如说薪酬,国有企业开玩笑说你好好干,你不好好干就把你提到集团来当副总,现在我听老总说,说现在提拔到基层的不多了。

    用混改来突破,现在从各方面的条件来看很难做到。但还是要以混改作为突破口向前突破,同时在突破过程当中这些问题国有企业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

    樊纲:国有是不是非得控股,国有是不是能够变成大股东,或者是国有是不是就参股就完了,从这个角度来讲也是一个过程,第一步走下去再慢慢往下走,在这个意义上也是有可能的。

    第二个突破口的含义,要没有一个新的所有者进来,原来的股权是定义不清楚。所以说也许突破口的含义就是说你现在铁板一块,有一个人进来先把这个定义界限先划清楚。那现在的问题就是往往只是别人来新的投资,也许突破口有很大的含义,也许是给他加的含义。

    吴迎秋:以联通混改来评价他,你觉得是积极的吗?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李锦:突破口联通是重要的标志,就是有示范标杆的作用,从联通本身来讲突破什么,如第一个突破控股的比例。

    第二个是突破了主业,由62%减到36%。第三个突破是集团公司层面;第四个突破是在互联网+在领域里面。

    另外改革当中还有一个突破,就是改革之中机构削减,大批的人削减,联通突破的点还是挺多的。改革本身需要有突破的东西,龙头机制,让改革者走到前面来,善于总结经验,然后给汽车改革行业有很多的经验,把这些经验进行推广,这个也是改革自身需要突破的东西。

    姚景源:把手段和目的混淆了,混改应当是一个手段他不是目的,讲混改,国有企业更具有活力更有效益,这个是目的,不能说混改就好不混改就不对。混改不应该是行政,可以提出来方向,这个是企业自发自愿行为,千万不能搞运动,这么混改那么混改,混改是一个手段,最终还是要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益,所以说回过头来千万不要在改革问题上把手段和问题混淆。

    吴迎秋:汽车行业目前有一个现象,改革一说混改就说不行,说走的太快。

    姚景源:改革都会有不同的意见,主张鼓励企业家往前迈步。一点一点的做,只要不断的往前推动,这个社会就会前进。

    侯云春:现在的问题分一个轻重缓急,太理想化也不行,但是还是说各有各的责任,一方面国有企业内部需要改革。关键是授权,就是内部有竞争有压力。

    樊纲:没有大的民企接盘,从小的一些以汽车为主业,汽车主业周边小的产业,比如说现在汽车要跟互联网结合,互联网可以成立一个混合所有制的研究汽车互联网这样的一个公司。这个公司你就不要控股了,让民营控股,国企参股。特别是那些科技人员让个人去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个才是民营发挥更大的作用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